亲,您好,欢迎来到形婚网!  |  登录  QQ登录  新浪微博登录  开心网登录   |  注册

布衣

42岁 未婚 广东 佛山 160厘米 本科 5000~10000元

爱是责任,爱是一辈子的承诺,爱是相互的扶持,有伟大的爱情,有轰轰烈烈的爱情,然而,我从来就相信爱情应该渗透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关心,鼓励,两个人不离不弃,平凡而...

打招呼>> 送礼物>> 发信件>> 看资料>>

发布时间:08-12 19:34

分类:两性私语

一片生活一片天

作者:布衣    天气:阴天    心情:吃惊    阅览次数:

   
   做实习记者时写了几篇稿,有的发了有的没发,而且是实习,也没什么钱,我就想找个兼职做做。可是要做什么好呢?我研究了好几天,终于发现了招编书人员的公司很多。
   这一天,我从招聘报上剪下一小块信息,打了一个电话预约好时间,下午就跑去面试了。我敲开这家住宅楼里的工作室,开门的是一个满头卷发的中年男子,看他的整体装束,感觉上像是学美术的,不像是写书的人。我带着满脑袋的疑问跟着他进了屋,这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,客厅里有个大男孩在电脑前工作着,大概是工作人员。中年男子吩咐我到旁边的一间办公室里等一会儿,我坐在转椅上看着半壁墙的书,心想这老板要么是真挺爱看书的,要么就是很喜欢装点门面。
   不大一会儿,那个卷发人走进来了,露出职业的微笑,对我说:“有编书的经验吗?”
   我诚实地回答:“没有。”
   他乐了一下,看看我的简历,抬头看看我:“在报社实习?”
   “是。”
   “那还找编书的工作?”
   “呃,想做点兼职。”
   他若有所思的笑着:“你看我这墙上的书都是我们编的,你可以过去看看。”
   他靠在椅背上,向后仰着,就差两条腿要放到桌子上了。我一边翻着书一边想,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在做书的生意,书商至少身上应该有点儒雅气质呀,可他看上去就是个地道的商人,精明,那眼神也真够杀伤力的。
   我放下书坐回原处说:“编书需要多久时间?”
   他说:“我给编书的人一个月的时间,一般我给他们一个选题,然后这些人就会到国图去借相关资料,然后进行编写。你喜欢看书吗?”
   “喜欢。”他又转了转眼睛,拿着笔说:“那我能给你什么选题呢?我这里都是有关历史政治方面的。”
   我笑笑说:“这方面的书看得少点。”
   他把笔放下,把椅子转了一个斜度说:“就是呀。”
   我心里也很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,就说:“那行,既然这样,那我就去看看其它的兼职吧。”
   他“啊”了一声,抬个头,说:“好,慢走。”
   走出大楼后,我立即给我的另一个大学同学打电话,她在北京的一家公司在做编书工作。据她说,他们的编书工作是多个人一起合作完成的,有人负责收集资料,有人负责整理,有人负责校对……最后,找出版社出版发行。
   我很好奇:“出版的所有书都会盈利吗?”“老板有自己垄断的一批客户。”
   看来做书生意的人很多,但方法各不相同,我是个喜欢追根究底的人,对什么事只要产生了兴趣就会一直持续研究,直到兴趣消失,激情不在,那就需要寻找下一个目标了。
   同寝住的青青是一个网站的编辑,今年三十四岁了,河南人,已婚,因不甘心在家乡那个小地方刻板地过一辈子,将孩子托付给妈妈只身一人就跑到北京了,而她的老公却在南方打工,一家三口分隔三地。
   青青刚到北京时,也编过书,对我说,她那时编一本书差不多能挣二千来块钱,但也有骗人的,编完给他们,他们说没通过,就不给钱,到最后书还是出了,而你也找不着人要钱了。听得我心里也直打鼓。
   这个星期三快下班的时候,我又给一家招编书人员的公司打了一个电话,对方是个话不多的人。我电话打过去后,他立即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个电话的。我说,是在招聘报上看到的,想应聘就打过来了。他在那边就像是刚睡醒似的,反应了半天才说:“哦,行,那么星期六过来一趟吧。”我问好了具体地址就将电话挂掉了。
   这通电话打完,我心里一直在打鼓,这个人是什么人啊,怎么感觉怪怪的,不会是骗子吧,那我去还是不去呢?我想了一路还是拿不定主意,这时我已经回到寝室了。
   寝室里我的上铺正在上网,这个倔犟的湖南女孩姓甘,长得又瘦小枯干,我喜欢叫她小甘巴。小甘巴一直在努力地找工作,可是屡试不爽,因此生活上很节约,买的东西都是既经济又实惠。我跟她打了声招呼,又征询了她的意见,她也觉得说不好,但是也不一定就是骗子,反正是主意还得由我自己拿了。
   我想了想,好吧,那我先吃点零食再说吧,我躺在床上,晕晕乎乎的闭着眼睛,这时就听她大喊一声:“我找到工作了。”吓得我从床上一激灵坐了起来,她兴奋的告诉我,她的一个姐姐在QQ上说帮她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业务员的工作。
   小甘巴很高兴啊,星期四一大早就上班去了。晚上回来,大家问她今天工作得怎么样,小甘巴老老实实的答道:“今天熟悉公司的情况,我在那里坐了一天。”
   第二天晚上,我们回来后突然发现屋子里居然又多了一个小女孩。“这个是我同事,叫荷花。”小甘巴向我们介绍说。
   说荷花是个小女孩一点不过分,刚刚高中毕业就跑出来闯世界了,个子与小甘巴差不多,却比小甘巴略胖一些,紧紧巴巴的穿了一身深蓝色的牛仔服,有些脏,好像还有一股一股说不清的味道,我猜她的家境一定不怎么好。
   小甘巴向我们解释说:“公司让我们查一些资料,但是公司的电脑又不够用,我们两个是一组的,所以我就带她回来一起查资料了。”
   我和小美在外面吃过饭了,小甘巴就用她的大电饭煲蒸了三个大馒头,又煮了点汤。二人用馒头蘸辣酱吃了一顿晚餐。
   “荷花住在哪里?”小美问道。
   “我就在六里桥那儿,”荷花故作成熟的样子回答道,“住的是地下室。”
   “荷花多大了?”小美又问。
   “你看呢?”荷花呵呵一乐,用手捋了一下额前的头发。
   “看不出,反正是比我们年轻啊。”
   “她今年才十九。”小甘巴替荷花回答说。
   直到晚上九点半,荷花才离开。
   
  
0
只有登录会员才可以进行评论! 登录 或者 免费注册